央廣網北京9月1日消息 劉公島是一個美麗的小島。但1895年的年關剛過,這裡卻成了兵家爭奪之地。2月2日,威海陷落,劉公島保衛戰開始。讓我們看看北洋海軍最後幾天是怎樣過的吧。
  2月3日是大年初九。日軍大舉進犯劉公島。北洋海軍與島上炮台聯合,打退了日軍進攻。炮戰激烈程度不亞於黃海之戰。第二天,一直在附近海面游弋的一艘英國軍艦“拉格兌”號,載著英國遠東艦隊司令進入劉公島港內,停靠在今天依然保存完好的鐵碼頭。丁汝昌等北洋海軍將領會見了英國人。但英國人帶來的是,日本聯合艦隊司令伊東祐亨的勸降信。
  在連續7次正面進攻都沒有達到目的之後,日軍將戰術改為偷襲。2月5日凌晨,10艘魚雷艇潛入威海灣,依次向錨泊的定遠艦發射魚雷。定遠中彈,開始傾斜;丁汝昌立即命令將船開向劉公島東部淺灘,以求坐灘後充作炮台使用。但由於艦艙內彈葯庫已經進水,其它一些艦上設施也都被淹沒,第二天丁汝昌下令棄艦。也是在這一天,北洋艦隊再遭日軍偷襲而損失三艦。
  2月7日,伊東祐亨向聯合艦隊發出總攻命令。23艘軍艦大舉正面強攻威海灣。丁汝昌率北洋艦隊所剩不多的幾條軍艦頑強抗擊。日艦松島、橋立、秋津洲、吉野、浪速、扶桑等都不同程度中炮受傷。但清軍魚雷艇隊卻出逃了。這對島內的軍心產生了極大影響。此時島內“糧草已絕”、“炮彈垂盡”,士氣大落。
  2月8日,由於進無以戰、而退無以守,軍心渙散,大批官兵近千人聚集到島上的海軍公所,要向丁汝昌求生路。丁汝昌望著這些部下和士兵,內心極為複雜:戰已無勝的可能,而敗降則是軍人之不恥。但如果沒有外援,這些生命卻都將失去。丁汝昌曉以大義後,痛苦地許下諾言,若等到2月11日還沒有救兵,自會給大家一條生路。
  第二天是元宵節。這一天日軍再次發起強攻,北洋迎戰的靖遠艦被擊沉,而所剩軍艦的所有大中口徑艦炮的彈葯,已經全部打光了。下午,丁汝昌下令炸毀已經坐灘的定遠艦,為的是不讓日本人將這艘巨艦作為戰利品。要知道,定遠曾經是北洋海軍的驕傲。此時要將他親手炸掉,這對北洋將士來說是一種多大的屈辱!350磅的炸葯將這艘15年艦齡的巨艦送入海底。當晚天降大雪,定遠艦長劉步蟾服鴉片自盡。又一位優秀的中國海軍軍人伴隨著他的軍艦走了。而剩下的丁汝昌,則終日瞪著銅鈴一般的眼睛苦等援軍,他希望北洋海軍不要被朝廷拋棄。
  2月11日日軍又來了。但出乎人們意料,這一天戰鬥力似乎完全消失的北洋海軍和島上守軍竟然“打瘋了”,炮彈命中率高得讓日本人再次吃了大苦頭,但這也是北洋海軍的絕唱。丁汝昌許諾的期限已到。一些別有用心的人鼓噪著投降。望著面前這些曾經威震東亞的中國海軍軍人和劉公島民眾,丁汝昌決定要以“魚死網不破”之法來換回他們的生!1895年2月12日,中國第一位真正意義上的海軍司令服毒自殺,北洋海軍戰敗投降。  (原標題:[真實甲午]第三十二集:親手炸毀自己的“驕傲”)
創作者介紹

手鏈

pyttrs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